修建水坝的利与弊

关键词:修建水坝的益处;水坝引发的民生与环境问题;如何避免水坝危害

文    体:知识卡(资料来源:《地球报告》以水坝为主题的系列电视片文稿)

正    文:

A.水坝带来的益处: 

提供电力:中国的三峡水库预计能产生的电力相当于18个核电站的发电量;在挪威,超过98%的能源来自水力,这是一项清洁的、可再生的技术。挪威人长期以来一直从中获益。

灌溉:水库的建造为印度三个省区的4000万人创建出一片产谷物区;不然的话,那些农民没有水,他们的庄稼会枯死。

饮水:在印度的拉贾斯坦邦,人们因喝不到水而死亡;他们在喝着被氟化物和硝酸盐污染的水;那里的妇女们得走10到12英里才能取得一罐水,这些水或许只够用一天。她们每天要花8到10个小时为家里取水;而有了水坝之后,解决了一切问题,包括家庭主妇、商人,还有消防员。过去消防队发现,他们用来取水装罐的出水井常常流得非常慢。现在河水已达到一定水位,地下水位也升高了一些,这使得消防队取水装罐非常快。

控制洪水:如果没有水坝拦截,可怕的洪水会吞噬生命、毁灭家园。

B.水坝带来的问题

淹没村庄:许多大坝建设中,有数百个村庄被淹没,数万人被迁移,使这些人永久性地失去了社区、自然、环境及家园。

占用田地:在印度,一些小佃农以种田为生,虽然他们的村庄并没有被水库淹没,但水库工程被政府用于大坝工程建设中,比如建直升机场,围绕机场建设一圈防护地带等,这导致农民失去了土地。

强拆民房:修建水坝机场或道路时,民房可能正好挡道,拆除民房在所难免。

无长期工作机会:大多数村民只能在建坝时找到工作,而那样的工作只能干到大坝完工,也就是三年时间。

防洪功能不好:被淤泥堵塞的大坝不能像设计者许诺的那样发挥作用。.

滋生腐败:贪污腐败的阴影笼罩在大坝工程建设工地。比如“三峡工程移民局”官员在2000年1月被指控盗用移民款5800万美元。

引起鱼类资源枯竭:泰国的蒙河是湄公河的支流,被建水坝后,极大地破坏了自然水文,阻止了鱼类在溪流中自由游动。这里的居民钓鱼是为了生存。村民并不想从电力公司得到大量金钱的补偿,他们只不过想回复到原来正常的生活而已。

自从建造了卡合拉巴萨水坝后,那曾经十分丰富的渔业资源急剧萎缩,旱季里突如其来的放水使河里仅存的鱼更难捕捉。渔民们将鱼群数量的骤减归罪于卡合拉巴萨水坝的修建,根据他们的解释,水坝阻止了鱼群游向下游。

捕鱼量萎缩的真正原因是正常雨季洪水量的减少,这引起了洪泛区三角洲总体变干,因此,鱼再也无法在这里产卵繁殖了。这里的整个湿地的生态系统已经被彻底破坏。

破坏了水资源分布:过去每个村子都有数十个水塘。但修建水坝后,这些蓄水设施的80%都不存在了。这影响着该地区粮食的减产,一旦收成不好,人们就说是干旱。虽然雨量几乎保持不变,但是传统的截水和蓄水的设施都消失了。因此旱灾是由当地人自己造成的,因为他们忽视了他们的蓄水设施。这就难怪在平均雨量变化不大的情况下,他们也会遭受旱灾。今天,只有那些保留了传统的蓄水方式、保护了森林的村庄,才能经受住连年灾害的考验。

引起土地盐碱化:建造希拉库德大坝(Hirakud Dam)和相应的沟渠工程就是为了下游土地的大规模灌溉。但今天,却出现了很多大问题。大坝下的地区现在被浸泡在水中,饱受盐碱超量之苦。而大坝上的整个蓄水区域内的森林已彻底消失,这个900平方公里的巨型水库已被淤泥填满。

改变降雨规律:水库改变了当地的降雨规律,因此被说干旱是由水库引起的,因为水库的一边雨量过多,而另一边却没有雨水。所以建造水库给一个地区带来了繁荣,却给另一个地区带来了贫穷;给一个地区增添了绿色,却剥夺了另一个地区的生机。

 破坏森林资源:苏特尔山谷正计划修建一个新的大坝,它将会淹没奥里萨邦仅存的一片森林地区。当地人从森林中获取多种产品,比如野生烟叶,它是当地人收入的重要来源。如果要建造大坝,他们就不得不迁移,同时他们将失去自己赖以生存的森林。当地人说:“政府永远也无法赔偿我们失去家园的损失。我们和这片土地血肉相连,不可分割,任何人都补偿不了这一点。我们不需要钱,我们世代在这片土地上耕作,不用化肥和农药,收成也一直不错。我们拥有的这片森林给我们提供了坎杜烟叶,这是我们主要的生活来源。另外,森林里还有Char、Tol和 Mahul等等许多土特产品,即便是在旱年也能维持我们的生活。大坝计划灌溉的土地,即使使用化肥和农药,也达不到我们原先收成的一半。那么为什么要建这个坝呢?”

毁灭了洪泛区资源:每年的雨季,河水都会泛滥到赞比西广阔的洪泛区,滋养着数百万人口和无数野生物种赖以生存的土地。在旱季,待河水退去之后,人们便迁回到洪泛区,收获赞比西河水给人们带来的财富。但在过去的40年里,两座大型水坝打乱了赞比西河的季节规律。

增加洪水的危害性:有大坝控制着洪水,人们就不需要每年迁出洪泛区,因此也就在河边长久地居住下来。由于水坝阻断了河水的自然流动,给人们造成了一种虚假的安全感。但在极端气候条件下,它开始显露出了危险。由于水位接近库容量,一座主要的水坝开闸放水,使莫桑比克的低洼地带被洪水淹没。七万五千人无家可归,至少40人丧生。现在随之而来的是气候变化,天气模式的变化,人们现在已定居在了洪水必经的洪泛区中,而当水坝拦不住洪水时,那些人就会有极大的危险。有一次卡合拉巴萨水坝泄洪,造成了大约120人丧生,数十万难民流离失所,政府不得不调遣大量食品援助,许多人住在难民营里达一年之久。

水坝人为放水的危害:为了尽量减少像2001年这样大洪灾的危险,大坝管理者在旱季时要放掉几批水,以给水库留出空间来对付水坝上游山上的洪水。但这又造成了另一个问题,每年他们都需要腾出一些空间来蓄洪,以免可能发生的洪水会溢过坝顶。为此,他们在旱季时总要放掉一些水。当我们沿河往下走,这里你会看到所有这些人们为了生计而在河边栽种的菜地和粮食地,但当洪水在不当的时间突如其来时,所有这些粮食都会被冲走。

毁灭人类在洪泛区的生存条件:水坝移民们说:“这里的生活实在是太难了,我们真希望回到过去,那时侯两三年发一次洪水,我们就都离开洪泛区搬到高处去住,等洪水退了之后,我们再返回到洪泛区继续我们的日常生活。但是这种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住在这儿就像被关在笼子里似的,我们想回到以前的生活。”

科学家们认为:每年的洪水泛滥不仅能使赞比西下游的数十万人受益,而且还能在三角洲中恢复对许多濒危物种来说极为关键的栖息地,挽救岸边岌岌可危的红树林。

毁灭生物栖息地:赞比西三角洲地区是一个面积达到1.8万平方公里的巨大洪泛区。但过去一个世纪来,那个地区已没有洪水泛滥了,尤其是在赞比西河上修建了卡合拉巴萨这样的水坝之后。随着洪水的消失,湿地的承载力日益下降,无法养育过去在此栖息的大量水牛了。所以现在可以看到,三角洲上许多过去通往平原的河道已经长满了植被,远远看去就像穿过平原的绿线。河道里几乎没有水,洪水断流是三角洲现在面临干涸的主要原因。

C问题的避免

  • 修建水坝应尽量避免造成大量的移民搬迁。
  • 开发蓄水工程和建造大坝得保障所有人,所有住在附近、受到影响的人们,首先获益于这个工程的开发。那些受到负面影响的人们应当首先是这类项目的受益者。
  • 水坝能够定期放一些水,放水前要向大家发出必要的警报,这样人们就能知道大水什么时候来,他们就可以利用这些水来种粮食,来恢复赖以糊口的捕鱼业。这些洪水就可以流到下游,从而再次激活赞比西河下游的生机。基层民众支持按照每年的传统时间来重建自然的季节性河流洪泛的想法。

 (以上文字由李皓整理,并于2004年1月8日提交给中国社科院“水坝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