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北京空气与减尘方法

文  体:答记者问

关键词:北京大气污染治理;空气质量标准;颗粒物沉降与吸附;公众参与净化空气;清洁窗户;道路与绿地的吸尘设计

正  文

记者按照《北京市2010-2020年大气污染治理工作方案》,到2020年,北京PM10浓度达到每立方米80微克,PM2.5达到每立方米50微克。如果按照《国家环境空气质量标准》,PM10的年均标准为70微克/立方米,PM2.5的年均标准为35微克/立方米,这是否意味着到2020年,北京的颗粒物还是会超标的?您觉得这个目标是否订得太过宽松了?

李皓:对于这个目标,关注健康的北京市民可能不会满意。世界卫生组织(WHO)制定的安全日均浓度准则值PM10为50微克/立方米,PM2.5为25微克/立方米;安全年均浓度准则值PM10为20微克/立方米,PM2.5为10微克/立方米。为何到了2020年,北京的PM10、PM2.5浓度仍远高于世卫组织建议的安全值?

欧盟国家从2005年1月起执行的PM10标准是:日均50微克/立方米,年均40微克/立方米。因PM2.5包含在PM10中(约50%),当空气中PM2.5增加时,PM10的监测数据会升高,所以,欧盟的发达国家目前仍只发布PM10的数据。北京的现代化进程很快,应当有决心在2020年达到欧盟国家自2005年以来执行的PM10标准。

北京现行的一级空气质量与欧盟标准是一致的,即PM10日均为50微克/立方米。2011年,北京的一级天数已达到20%。只要治理PM10的方法得当,北京的一级天数将逐年增加,若能达到80%以上,北京的空气质量就接近欧盟发达国家城市的水平了。

记者在方案提出的八项措施中,您最关注哪一条,为什么?还有那些措施,您觉得可以采纳的?您有什么建议?

李皓:我最关心公众参与治理污染,因为污染是人们活动排放的,大家都有份,公众不参与,治理难成功。

公众应了解:空气中的颗粒物会在温度较低时(如夜间)下沉到地面,如果地表有大面积植被、湿地、砖石缝隙、砾石、园林腐殖质等,颗粒物就能被吸附或吸收掉,空气就能得到自然净化。这正是欧美发达国家减少PM10的法宝。

我建议北京动员全社会做好以下事:

1、容许天然的野花野草大面积出现在城市的公园中、树林下、道路旁。对这些草地的修剪次数要严加控制,草长得越高,吸尘能力越好。草地需要修剪时,剪下的草渣要留在草地中,以助土壤保持水分、肥力和有机质,这能防止土壤沙化。

2、在社区与街区,鼓励居民和商铺自种门前绿地,这既能传承北京古代家家种花栽树的传统文化,又能让居民和商铺利用自产的废水浇灌绿地。土壤保持湿润,社区与街区满眼绿植,刮风就难以扬尘。

3、定期清除窗户积尘是发达国家城市的卫生要求之一,原因在于室内空气都来自窗外,窗户积尘严重,进入室内的颗粒物浓度就高。北京应要求机关、写字楼、学校、医院、商店、社区等与清洁窗户的公司签约上门服务,每三个月左右为建筑物的窗户做一次清洁。

4、为了减少道路扬尘,人行道、步行道、机动车要使用透水设计新观念,给地表留出砖缝、石缝或砾石区,以利透水并吸尘。公路路肩的道牙石应平砌,以便公路上的灰尘能排向路旁的绿地之中被吸附。这些做法和设计能给道路带来减尘、免清扫、不积水、少结冰等多种环保功效。绿地表土若有裸露须使用木屑或腐殖质覆盖。

5、确立出租车是公共交通的一部分。在北京的地铁口、车站、超市、医院、社区、学校门前方便之处设置出租车停靠区。这能充分满足市民因搭乘公交、购物、看病、上学等对出租车的使用需求。

(文中记者为《京华时报》记者王硕,写于2012年2月,修改于2016年6月)